《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》從「兒童期負面研究」看親子互動親密度對孩子的未來影響

編輯.攝影∣普通讀者 
分享此篇文章

本書裡討論弱勢孩童的低學習成就表現,其隱而未察的肇因正來自於逆境童年的機制


《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》由記者出身的保羅・塔夫(Paul Tough)所撰,他長年探討弱勢兒童的成長與教育議題,本書裡保羅論及弱勢孩童的低學習成就表現,其隱而未察的肇因正來自於逆境童年的機制;而中文導讀裡,教育學博士劉恆昌亦指出弱勢孩子學習成就低落,實則來自一連串機會落差與資源不利的結果,諸如隔代教養與單親撫養的孩童,其幼年成長環境因「發球與回擊」經驗付之闕如,致使難以建構腦部神經迴路,於斯導致思考與聯想力較弱。保羅強調一個孩子日後的成功,除了培養知識與技能,更仰賴恆毅力、自我覺察、自我控制等等非認知能力,亦即本書所言追求卓越的「品格力」(Character Strengths),無論協助弱勢孩童抑或帶領孩子成長皆有極高參考價值。
 

兒童前期(出生到六歲之間,特別是三歲前,又稱幼兒期)那幾年……孩子的神經基礎架構正在成形,作為未來能力的地基,不只支撐孩子的心智能力(如何解讀、計算、比較,和推論),也包括情緒和心理習慣……在兒童前期,環境的影響特別大。


孩子的好前景,親密依附感更甚於物質照顧

保羅・塔夫在書中援引了許多對弱勢兒童負面經驗的研究論據,包括毒性壓力如何損傷免疫系統以及孩子的執行力與心理狀態,或者已廣為人知的「兒童期負面研究」(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, ACE),呈現兒時創傷和日後罹患疾病的高度關聯性。在第九章中,他特地闡述親子依附對兒童發展的重要性,藉由西印度群島大學1986年起在牙買加一處貧困社區持續30年的研究,說明親子間的「發球與回擊」何等關鍵。研究對129名有發展遲緩跡象的嬰幼兒做四類分組實驗,第一組是每週一次一小時專業研究人員訪視,鼓勵父母對孩子進行多元的活動陪伴,如讀繪本和唱歌玩耍;第二組是得到營養補充品;第三組則是條件相同的訪視與營養品;第四組為控制組,沒有訪視與補充品。
 
兩年後實驗結束,研究人員則持續為期30年的追蹤,結果驚人地發現,增加親子互動的組別,孩子兒童期的智商、攻擊性與自制測試都表現得較好,成人後的年收入亦高出25%。這種親子間的溫暖緊密互動能培養出兒童的安全型依附,不僅學習力更專注,也更具獨立、自信、毅力與韌性的品格去面對世界。


可曾見過孩子眼中的驚懼-淺談毒性壓力

記得兒時曾讀過一本青少年文學《超級腦袋》,裡頭小小主人翁丹迪性格慧黠機敏,但最懼怕父母對他施以不聞不問的「沉默懲罰」,那種冷峻以待,儼同雙親抹滅對他的關愛與存在;而講述犯罪剖繪的影集《破案神探》裡,第一季裡高大且口才便給的連續殺人犯艾德蒙・肯培(Edmund Kemper),便是出生在雙親離異且童年受虐的環境裡,而見證無數罪犯的FBI探員約翰·艾德華·道格拉斯(John E. Douglas)便奉勸世人以此為借鑑,道出「我們都是自己過去的產物」此一事實。
 
保羅·塔夫這本書的核心在談討與解決弱勢兒童的非認知能力低落問題,第四章中他提到「毒性壓力」這個概念,一種身處動盪危險的高風險環境中,加諸並持續積累於兒童的壓力,它會破壞免疫與內分泌系統,並影響大腦智力區塊以及情緒與認知調節能力。事實上並非僅有貧困或高風險家庭的孩子才會面臨毒性壓力,其概念對富裕及中產階級家庭同樣適用,如何為孩子營造一個安穩平和、充滿愛、歸屬感、挑戰性以及積極向上的環境,讓孩子感受充分的支持與關懷之際,卻能適時放手讓孩子去自己解決問題、嘗到失敗,比溺愛或逼迫填鴨式的讀書,更能許孩子一條燦爛的康莊大道。

 

普通讀者
普通讀者

筆名來自維吉尼亞.吳爾芙(Virginia Woolf)的隨筆集《普通讀者》。 這裡大多是對書和電影的介紹及評論,沒有什麼嚴謹章法,類似像散步般的隨筆而走。分享生命所見,也期待在忙碌的世界能多讀一點書。
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