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詩後記!親子軟實力培養計畫—動筆作首詩(下)

圖文提供 ∣ 蔥抓餅老斯 

COVID-19疫情趨緩,保持著零確診已經好幾天了。專家仍然建議不要掉以輕心,待在家裡的日子還有一段。今天蔥抓餅老斯想聊聊,用哪些技巧與思考能幫助自己與孩子更進入詩的世界。

生活經驗最重要

如果你的孩子已經上小學了,那他們大概都有寫詩的經驗,隨著孩子越來越大,他們對於詩的嘗試當然也會越來越多。不過我們難免發現,才小學的孩子竟嘗試了非常多風花雪月的題材:寫太陽總是使用對自己微笑,寫風景總是要壯闊,寫自己總是用孤獨、沒人懂這樣的詞。一部分可能是過度強調修辭所致,另一部分就是,也許這樣寫比較像大人吧!

這是一種想像力的展現沒錯,不過沒有經驗到的事物,那樣的想像幾乎是空洞的。《動筆作首詩(下)》是一篇比較進階的建議,在接下去看之前,蔥抓餅老斯鼓勵家長在與孩子做詩的時候,題材盡量取自生活經驗,過程中的想像空間會更大、更靈活。

問問自己的「感覺」

在我與孩子做詩的過程中,並不會挑好題材就直接提筆,而會與孩子討論對於這樣的題材有什麼樣的「感覺」。拿夏卡爾的《兩隻綠色驢子》做例子,可以請孩子仔細觀察這幅畫,並對它做一些描述:「可愛」、「很多人」、「有音樂」、「疼痛」、「忽略」等等。

有些孩子覺得它有一種「黃昏」的感覺,那麼他看這幅畫之後說出來的故事,就會沿著黃昏繼續說下去。這些「感覺」越多越好,他在做詩的過程中更加靈活。家長們也可以和孩子互相分享、討論心中的感受。

除了感覺,也可以將討論延伸到「你還看到了什麼?」不過這個討論會需要更多引導,適合更大的孩子。

善用「隱喻」

詩有他的身體與動作,比如這首蔡仁偉的《發言》:

釘書機發現自己說錯話

想把話收回來

可是白紙上已經有兩個洞

我們知道,釘書機要我們握著他,壓下去才會有作用,可是在詩的世界裡,他「會說話」,而且還會「說錯話」,並且發現自己說錯話之後「想把話收回來」。這就是一種「隱喻」,我們可以用文字做出一個世界,讓一些東西變得有生命,而實際上他是在說現實的另一件事情。

如果我們僅僅直接去描述我們所看到的感覺,會顯得非常「平」;比起直接說「後悔說錯話」,用一個「想收回話」的釘書機和白紙上的兩個洞,後者是更有力量的。這也是隱喻帶來的效果。

像球一樣

在詩人三部曲中,蔥抓餅老斯認為一首好的詩,可以像球一樣,有各種不同的玩法。最簡單的例子是:從最後一句倒念回去,一樣是一首有趣的詩!比如:

小時候不寫詩

長大時不寫詩

什麼時候寫詩

想寫詩時寫詩

如果順著念,我們會感受到一種「轉折、豁然開朗」的感覺,有很多時候我們不寫詩,那麼什麼時候才寫呢?想寫的時候。如果倒著念,「隨性、坦然」的感覺就被放大了。

不過請留意:若再起筆時就考慮要讓整首詩順著念,倒著念都可以,有時候會造成刻意的反效果。這個想法就等完成一首詩後再來玩吧!

小結

僅僅是押韻的句子,可能還不能算是首詩。希望《詩人三部曲》能夠讓大家慢慢做出有身體、力量、動作的詩,體會成為詩人的樂趣!

蔥抓餅老斯
蔥抓餅老斯

是個孩子的大朋友。喜歡兒童、哲學、兒童哲學,最想做的事情是念書跟寫書。
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