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禧世代爸爸的閒聊—破除「草莓族」迷思!孩子努力了,就值得為他驕傲

編輯∣蔥抓餅老斯 
分享此篇文章

我有一位在美國的朋友D,也是一位千禧世代的爸爸。
 
千禧世代(millennial)一般是指1980-1990年左右出生的人,因為在千禧年(西元2000年)正值青少年而得名,在台灣稱做七年級生。時代雜誌在2013年5月描述千禧世代為「自戀」、「懶惰」、「嬌慣」,甚至有點「妄想」,這描述了社會對於這一代人的刻板印象。

某一天晚上我收到D的email。我拿著手機坐在陽台,邊抽菸邊看著這封信。

 
被稱為「草莓族」的族群

那封信的開頭是這樣寫的:
 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大家都認為我們這一代是個錯誤,好像是我們的上一代教養或教育方針出現了什麼意外,導致「一整個世代」變得荒謬,比如他們口中的我們是懶惰的、自我中心的、三分鐘熱度的…甚至,還有人寫了一本書來「處理」千禧世代—說我們只是習慣了接受大大小小的獎盃,而且每個人都有,因此失去了競爭力—因為我們不是自動自發的進步,而是被獎盃而養大了胃口。

 

在職場上,千禧世代似乎是個棘手的族群,既不積極又愛抱怨。
圖片來源:翻攝自Entrepreneus

 

確實,「獎盃」是我們與上一代非常不一樣的地方:他們必須出類拔萃才能得到獎項、他們必須是菁英才能念大學、他們必須贏過一大堆人才能夠得到一些頭銜,不只在學校是這樣子,在職場也是這個樣子。
 
而我們完全不同:學校和家長們讓我們每個人都有獎盃,是希望我們可以為了獲得獎賞更加努力,誰知道,這成了他們稱我們為草莓族的理由。

 


 
千禧世代如今已為人父母,同樣的以鼓勵代替懲罰。
圖片來源:翻攝自Parent toolkit

 

「就算知道會有一個跟其他人一模一樣的獎盃,我也會努力踢球」

 有些人認為競賽不應該被取消,因為他的孩子會因為這樣而失去原本屬於他的獎盃,而感到失望。應該保留競賽,但讓每個孩子都有同樣的獎盃。但是,問題是出在這裡嗎?
 
我繼續往下讀D的信。
 
我相信沒有爸媽希望自己的孩子失望,我也一樣。而這樣教小孩也不會有問題。小時候我參加足球隊,12歲時,就算我知道我不管這場比賽踢得多爛,都一定有一個和其他人一樣的獎盃,我還是非常努力地去踢。因為,就算知道我一定會得獎,我還是想要贏。
 
D說的沒錯,千禧世代並不是「失敗」的一代,而我們教出來的孩子也不是「失敗」的孩子。孩子根本不在意自己有沒有獎盃,我們心裡都知道稱讚孩子是因為我們想讓孩子知道:「你只要有付出努力,就值得稱讚」。

 

孩子是從比賽的過程中找到自信的,獎盃從來都不是他們的焦點。
圖片來源:翻攝自teamsnap

 
 

比起「表現」,更應該肯定「努力」

 這封信的結尾是這樣寫的:
 
我記得,我兒子曾經很努力練習踢足球。但是他在最重要的社區比賽中卻一秒鐘也沒上場,他說,他就是覺得很冷又不想比賽。雖然我真的很想看到自己的兒子在球場上是最亮眼的那個,但是從那天起,我只希望我兒子能去練習。我不覺得他必須得到什麼獎項,甚至要表現得多好,他只需要付出一些努力,而他也做到了。光是這樣,我就為他感到驕傲!
 

 
為何千禧世代被稱為
「草莓族」?

千禧世代的成長環境相較上一代富裕,使得他們被冠上具有貶意的別名,「草莓」即形容這個族群的抗壓性低,容易壓爛。然而,事實未必如此。

 

讓每個孩子都有獎盃的原因其實不是「獎勵你有亮眼的表現」...


而是「只要你有付出努力,就值得稱讚」。

 
 

鼓勵代替懲罰並不會造成人們的懶散,當然也不會造成孩子的消極。無論方式如何,我們都想讓孩子知道:付出努力就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。
圖片來源:翻攝自Go2tutor



 
蔥抓餅老斯
蔥抓餅老斯

是個孩子的大朋友。喜歡兒童、哲學、兒童哲學,最想做的事情是念書跟寫書。
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