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禧世代爸爸的閒聊—當紙筆成為過去式,而我們都養育了一個來自「科技國」的孩子

編輯∣蔥抓餅老斯  
分享此篇文章

我有一位在美國的朋友D,也是一位千禧世代的爸爸。
 
他偶爾會回到台灣旅行,順道看看朋友。在某個連假我們約在一間咖啡廳,關心彼此近況。最近,他的孩子上大班了,在嘈雜的人聲中我們開始閒聊關於他兒子的事情。
 

 

學習少了紙筆,取而代之的是使用科技產品進行教學

 「上一次,我兒子的老師寄了封email給我,說要我去下載一個app。那個app是拿來寫作業用的,必須要下載下來之後登入,完成一些數學遊戲,才算交作業。我仔細看了那個程式,『建構式數學』似乎普遍使用這樣的方式在學習…」D皺皺眉頭,對於這件事情好像沒有那麼欣然接受。
 
「我記得你兒子才五歲,他已經會使用這些App了嗎?」我問D。
 
不管在美國還是台灣,我們看到孩子在使用手機、平板的時候通常是在玩遊戲。使用這些科技產品來教學在台灣還不太普遍,至少不會給一個五歲大的小朋友,要嘛也是給小學以上的大孩子。

 

教育正邁向電子化。當我們養育一個在科技時代長大的孩子,是否能放心讓他們使用電子產品?
圖片來源:Pixbay


「這裡讓我感觸最多—寫這份作業需要先登入,我兒子輕鬆地輸入他的帳號跟八位數密碼,然後我陪著他完成了不同的數學問題。在寫作業的過程中他完全沒有覺得無聊,還被過關時候有趣的動畫給逗樂了。」
 
D和我同時搓了搓下巴,我們彼此差不多年紀,知道這完全不是我們學習數學的方式。以前我們就是不斷地做習題,每一年都差不多,還有許多的考試,就算有「遊戲」也是又醜又無聊的網頁小遊戲,既沒有解題的成就感,也沒有任何一絲美感。
 
我們很有默契的相視而笑,畢竟,很多人都被數學課給荼毒過。
 
「這一代孩子真的跟我們差好多。」我喝了一口美式咖啡,然而,D這時分享了一個挺有趣的觀點。

 
當「科技移民」遇上「科技本國民」

我們的孩子其實都是「科技本國民」。
圖片來源:Pixbay

 

「最近我讀到一篇文章,叫做《Digital Natives , Digital Immigrants》,裡面說到在這個時代分成兩種人,一種是在『科技國』裡面長大的人,叫做科技本國民;另外一種就是不得不去適應「科技國」生活的科技移民。像我們做父母的大概都是後來才移民進科技國的,但是我們的孩子卻是在科技的土壤裏頭發芽的。」

 
科技本國民Digital Natives

Digital的意思是「數位的」,Native是指「當地住民」。這個詞指與科技一起成長的孩子,與後來才漸漸習慣使用科技產品的「科技國移民」相對。

 



「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下一代將會天天接觸科技了,只是用本地人跟移民來形容,還滿新穎的。」
 
確實,無論是美國還是台灣的社會,本國人跟移民的差別很大,不只生活習慣不同,就連語言都會有些隔閡。以科技國的角度來看,我們確實是移民,就連說的語言都與孩子有許多的差別。
 
「以往,我們都會以為那些科技產品是一種娛樂,要做完正事才能夠去放鬆一下,在該寫作業的時候用手機、電腦還會被當作不認真或分心。雖然我不確定科技國移民或本地人的理論是不是對的,但是我應該不能去決定兒子學習的方式什麼是對,什麼是錯。」
 

 

手機、網路成癮的狀況在成人世界裡相當普遍,因為意識到這件事,許多父母不讓孩子玩手機。如果,孩子正好是透過玩來學習呢?
圖片來源:Pixbay

 

「我也這麼覺得。我認為,你的兒子確實是在學習,既然如此,我們糾結在用什麼方式,好像也沒什麼意思。如果能對孩子好,我們自己又何必成為教條?」我點頭表示同意。
 
對科技、程式熟悉,已經是一種趨勢。我和D都不認為我們需要討論傳統的紙筆好,還是新穎的科技學習好。
 
「我不想否定兒子學習的方式,況且,這是一種對他有用的、新的方法。反正,又不是我在學數學!」

 
 
千禧世代

千禧世代(millennial)一般是指1980-1990年左右出生的人,因為在千禧年(西元2000年)正值青少年而得名,在台灣稱做七年級生。

 
 

學習沒有最好的方式,只有最適合的方式。


科技本身並沒有壞處,使用得當會成為孩子探索世界的有力工具。快和孩子一起使用科技產品!

 
 

D講完之後自己笑了出來,然後,他的手機畫面顯示了一通來自他兒子的視訊電話。他接起來完全不顧我的和家人聊了起來,看起來挺幸福的。

 

科技本身不是壞事,他反而可以成為孩子的有力工具。
圖片來源:Pixbay

參考資料:《Digital Natives , Digital Immigrants》


 

蔥抓餅老斯
蔥抓餅老斯

是個孩子的大朋友。喜歡兒童、哲學、兒童哲學,最想做的事情是念書跟寫書。


評論